你的位置:学习网 - 视频教程 >> 娱乐 >> 小说 >> 世界名著 >> 详细内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呐喊》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本资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资料所属分类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娱乐 小说 世界名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新时间:2019年2月13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不能下载,请查看怎样下载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面是学习资料下载列表,您可以点击这些文 件名进行下载,如果不能下载,请查看下载帮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2811:Ne Han - Lu Xun[www.kuis.tw].pdf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7.15 MB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ww.kuis.tw电子书 鲁迅是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家、思想家、革命家。他作品对后世读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并长期被各种语文教材选为课文。本书收录了鲁迅小说集《呐喊》的全部代表作品。同时,本书还收录了90幅艺术家丰子恺专门为《呐喊》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现代小说开山之作,丰子恺经典漫画插图。与经典为伴,与大师同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名人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呐喊》里的十多篇小说几乎一篇有一篇新形式,而这些新形式又莫不给青年作者以极大的影响,欣然有多数人跟上去试验。丹麦的大批评家布兰兑斯曾说:“有天才的人,应该也有勇气。他必须敢于自信他的灵感,他必须自信,凡在他?#38405;?#19978;闪过的幻想都是健全的,而那些自?#27426;?#28982;来到的形式,即使是新形式,都有要求被承认的权利。”这位大批评?#33402;?#20960;句话,我们在《呐喊?#20998;?#24471;了具体的证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茅盾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Q不仅是一个type(典型),而且是一个活泼泼的人,他是与李逵、鲁智深、刘姥姥同样生动、同样有趣的人物,将来大约会同样的不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陈西滢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呐喊》是最近数年来中国文坛上少见之作,那样的讥诮而沉挚,那样的描写深刻,似乎一个字一个字都是用刀刻在木上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郑振铎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鲁迅先生的讽刺小说,在现在还有很大的价值。我把它们译作绘画,使它们便于广大群众的阅读。就好比在鲁迅先生的?#19981;?#19978;装一个麦克风,使他的声音扩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丰子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945;?#25512;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呐喊》里的十多篇小说几乎一篇有一篇新形式,而这些新形式又莫不给青年作者以极大的影响,欣然有多数人跟上去试验。丹麦的大批评家布兰兑斯曾说: “有天才的人,应该也有勇气。他必须敢于自信他的灵感,他必须自信,凡在他?#38405;?#19978;闪过的幻想都是健全的,而那些自?#27426;?#28982;来到的形式,即使是新形式,都有要求被承认的权利。”这位大批评?#33402;?#20960;句话,我们在《呐喊?#20998;?#24471;了具体的证明。除了欣赏惊叹而外,我?#23884;?#20110;鲁迅的作品,还有什么可说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茅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Q不仅是一个type(典型),而且是一个活泼泼的人,他是与李逵、鲁智深、刘姥姥同样生动、同样有趣的人物,将来大约会同样的不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陈西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呐喊》是最近数年来中国文坛上少见之作,那样的讥诮而沉挚,那样的描写深刻,似乎一个字一个字都是用刀刻在木上的。中国的讽刺作品,自古就没有,所?#20581;?#20309;典》不过是陈腐的传奇,穿上了鬼之衣而已,《捉鬼传》较好,却也不深刻,?#24230;?#26519;外史》更不是一部讽刺的书,《官场?#20013;?#35760;?#20998;?#27969;却是破口大骂了;求有蕴蓄之情趣的作品,几乎不见一部。?#26376;?#36805;先生出来后,才第一次用他的?#21490;?#21435;写几篇“自古未?#23567;?#30340;讽刺小说。那是一个新辟的天地,那是他独?#28304;?#20986;的国土,如果他的作品并不是什么不朽的作品,那么,他的这一方面的成绩,至少是不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郑振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鲁迅先生的讽刺小说,在现在还有很大的价值。我把它们译作绘画,使它们便于广大群众的阅读。就好比在鲁迅先生的?#19981;?#19978;装一个麦克风,使他的声音扩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丰子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简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鲁迅(1881—1936),浙江绍兴人,原名周树人,字豫才。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家、思想家、革命家。代表作有小说集《呐喊》《彷徨》《故事新编》;散文集《朝花夕拾》;散文诗集?#20817;?#33609;》;杂文集?#24230;?#39118;》《华盖集》《坟》《而已集》?#24230;?#38386;集》《二心集》《伪自由书》《南腔北调集》《准风月谈》《花边文学》《且介亭杂文》;学术专著《中国小说史略》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丰子恺(1898—1975),浙江桐乡人,原名丰润,后改名子恺,曾用TK署名。中国现代著名漫画家、散文家、美术教育家、音乐教育家、翻译家。代表作?#26032;?#30011;集《子恺漫画》《漫画阿Q正传》《护生画集》《儿童相》;散文集?#23545;?#32536;堂随笔》《随笔二十篇》?#23545;?#32536;堂再笔》《?#25910;?#38598;》;学术专著《西洋美术史》《艺术漫谈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狂人?#2134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孔乙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件小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头发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故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Q正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端午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兔?#20820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鸭的喜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序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197;?#24180;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,后来大半忘却了,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。所谓回忆者,虽说可以使人欢欣,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,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已逝的寂寞的时光,又有什么意味呢,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,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,到现在便成了《呐喊》的来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,——几乎是每天,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,年纪可是忘却了,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,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,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?#36164;?#21435;,在侮蔑里接了钱,再到一样高的柜台?#32454;?#25105;久病的?#30422;?#21435;买药。回家之后,?#20013;?#24537;别的事了,因为开方的医生是最有名的,?#28304;?#25152;用的药引也奇特:冬天的芦根,经霜三年的?#25910;幔?#34763;蟀要原对的,结子的平地木,……多不是容易办到的东西。?#27426;?#25105;的?#30422;字?#20110;日重一日的亡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,我以为在这途?#20998;校?#22823;概可以看见世?#35828;?#30495;面目;我要到N进K学堂去了,?#36335;?#26159;想走异路,逃异地,去寻求别样的人们。我的?#30422;?#27809;有法,办了八元的川资,说是由我的自便;?#27426;?#20234;哭了,这正是情理中的事,因为那时读书应试是正路,所谓学洋务,社会上便以为是一种走投无路的人,只得将灵魂卖给鬼子,要加倍的奚落而且排斥的,而况伊又看不见自己的儿子了。?#27426;?#25105;也顾不得这些事,终于到N去进了K学堂了,在这学堂里,我才知道世上还有所谓格致,算学,地理,历史,绘图和体操。生理学并不教,但我们却看到些木版的?#24230;?#20307;新论》和《化学卫生论?#20998;?#31867;了。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,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,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,同时又很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?#26131;?#30340;同情?#27426;?#19988;从译出的历史上,?#31181;?#36947;了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这些?#23383;?#30340;知识,后来便使我的学籍列在日本一个乡间的医学专门学校里了。我的梦很美满,预备卒业回来,救治像我?#30422;?#20284;的被误的病?#35828;募部啵?#25112;争时候便去?#26412;?#21307;,一面又促进了国人对于维新的信仰。我已不知道教授微生物学的方法,现在又有了怎样的进步了,总之那时是用?#35828;?#24433;,来显示微生物的形状的,因此有时讲义的?#27426;?#33853;已完,而时间还没有到,教师便映些风景或时事的画片给学生看,以用去这多余的光阴。其时正当日俄战争的时候,关于战事的画片自然也就比较的多了,?#20197;?#36825;一个讲堂中,便须常常随喜我那同学们?#21584;?#25163;和喝彩。有一回,我竟在画片上忽然会见我?#26790;?#30340;许多中国人了,一个绑在中间,许多站在左右,一样是?#23380;?#30340;体格,而显出麻木的神情。据解说,则绑着的是替俄国做了军事上的侦探,正要被?#31449;?#30733;下头颅来示众,而围着的便是来?#22270;?#36825;示众的盛举的人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学年没有完毕,我已经到了东京了,因为?#24189;?#19968;回以后,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,凡是愚弱的国民,即使体格如何健全,如何茁?#24120;?#20063;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,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。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,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,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,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,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。在东京的留学生很有学法政理化以至警察工业的,但没有人治文学和美术;可是在冷淡的空气中,也幸而寻到几个同志了,此外又邀集了必须的几个人,商量之后,第一步当然是出?#21448;荊?#21517;目是取“新的生命”的意思,因为我们那时大抵带些复古的倾向,所以只谓之《新生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新生》的出版之期接近了,但最先就隐去了若干担当文字的人,接着又逃走了资本,结果只剩下不名一钱的三个人。创始时候既已背时,失败时候当然无可告语,而其后却连这三个人也都为各自的运命所驱策,不能在一处纵谈将来的好梦了,这就是我们的并未产生的《新生》的结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感到未尝经验的无聊,是?#28304;?#20197;后的事。我当初是不知其所以然的;后来想,凡有一?#35828;?#20027;张,得了赞和,是促其前进的,得了反对,是促其奋斗的,独有叫喊于生人中,而生人并无反应,既非赞同,也无反对,如置身毫无边际的?#33041;?#26080;可措手的了,这是怎样的悲哀?#29301;?#25105;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寂寞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起来,如大毒蛇,缠住了我的灵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7426;?#25105;虽然自有无?#35828;?#24754;哀,却也并不愤懑,因为这经验使我反省,看见自己了:就是我决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我自己的寂寞是不可不驱除的,因为这于我太痛苦。我于是用了种?#22336;ǎ?#26469;麻醉自己的灵魂,使我沉入于国民中,使我回到古代去,后来也亲历或旁观过几样更寂寞更悲哀的事,都为我所不愿追?#24120;?#29976;心使他们和我的脑一同消灭在泥土里的,但我的麻醉法却也似乎已经奏了功,再没有青年时候的慷慨激昂的意思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会馆里有三间屋,相传是往昔曾在院子里的?#31508;?#19978;缢死过一个女?#35828;模?#29616;在?#31508;?#24050;经高不可攀了,而这屋还没有人住;许多年,我便寓在这屋里钞古碑。客中少有人来,古碑中也遇不到什么问题和主义,而我的生命却居然暗暗的消去了,这也就是我惟一的愿望。夏夜,蚊子多了,便摇着蒲扇坐在?#31508;?#19979;,?#29992;芤斗?#37324;看那一点一点的青天,晚出的槐蚕?#32622;?#27599;冰冷的落在头颈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偶或来谈的是一个老朋友金心异,将手提的大皮夹放在破桌上,脱下长衫,对面坐下了,因为怕狗,似乎心房还在怦怦的跳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钞了这些有什么用?”有一夜,他翻着我那古碑的钞本,发?#25628;?#31350;的质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什么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么,你钞他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什么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想,你可以做点文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懂得他的意思了,他们正办《新青年》,?#27426;?#37027;时?#36335;?#19981;特没有人来赞同,并且?#19981;?#27809;有人来反对,我想,他们许是感到寂寞了,但是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,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,不久?#23478;?#38391;死了,?#27426;?#26159;从昏睡入死灭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。现在你大?#32533;?#26469;,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,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?#27426;?#20960;个人既然起来,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,?#27426;?#35828;到希望,却是不能抹杀的,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,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,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,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,这便是最初的一篇《狂人?#21344;恰貳?#20174;此以后,便一发而不可收,每写些小说模样的文章,以敷衍朋友们的嘱?#26657;?#31215;久就有了十余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自己,本以为现在是已经并非一个切迫而不能已于言的人了,但或者?#19981;?#26410;能忘怀于当日自己的寂寞的悲哀罢,所以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,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,使他不惮于前驱。至于我的喊声是?#26053;?#25110;是悲哀,是可憎或是可笑,那倒是不暇顾及的;但既然是呐喊,则当然须听将令的了,所以我往往不恤委婉了一点,在?#20817;?#30340;瑜儿的坟上平空添上一个花环,在《明天》里也不叙单四嫂子竟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,因为那时的主将是不主张消极的。至于自己,却也并不愿将自以为苦的寂寞,再来传染给也如我那年青时候似的正做着好梦的青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说来,我的小说和艺术的距离之远,也就可想而知了,?#27426;?#21040;今日还能蒙着小说的名,甚而至于且有成集的机会,无论如何总不能不说是一件侥幸的事,但侥幸虽使我不安于心,而悬揣人间暂时还有读者,则究竟也仍然是高?#35828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竟将我的短篇小说结集起来,而且付印了,又因为上面所说的缘由,便称之为《呐喊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三日,鲁迅记于?#26412;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页: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君昆仲,今隐其名,?#26434;?#26132;日在中学校时?#21152;眩?#20998;隔多年,消息渐阙。日前偶闻其一大病;?#20351;?#25925;乡,迂道往访,则仅晤一人,言病者其弟也。?#36884;?#36828;道来视,然?#35328;?#24840;,赴某地候补?#21360;?#22240;大笑,出?#25937;占嵌?#20876;,谓可见当日病状,不?#26009;字?#26087;?#36873;?#25345;归阅?#36824;?#30693;所?#20960;恰捌群?#29378;”之类。语颇错?#28216;?#20262;次,又多荒唐之言;亦不著月日,惟墨色字体不一,知非一时所书。间亦?#26032;?#20855;联络者,今撮?#23478;?#31687;,以供医家研究。记中语误,一字不易;惟人名虽?#28304;?#20154;,不为世间所知,无关大体,然亦悉易去。至于书名,则本人愈后所题,不复改也。七年?#33041;?#20108;日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晚上,很好的月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见他,已是三十多年;今天见了,精神分外爽快。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,全是发昏;?#27426;?#39035;十分小心。不然,那赵家的狗,何以看我两眼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怕得有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全没月光,我知道不妙。早上小心出门,赵贵翁的眼色便?#37073;?#20284;乎怕我,似乎想害我。还有七八个人,交?#26041;?#32819;的议论我,又怕我看见。一路上的人,都是如此。其中最凶的一个人,张着嘴,对我笑了一笑;我便从?#20998;?#20919;到脚跟,晓得他们布置,?#23478;?#22949;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可不怕,仍旧走我的路。前面一伙小孩子,也在那里议论我;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,?#25104;?#20063;都铁青。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,他也这样。忍不住大声说,“你告诉我!”他们可就跑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3开奖结果l